0282 一对恋人听另一对损它们,好玩啊

    在不远的地方,在兰玲玲和刘云光的天地楼里面,他们的复习工作又被中断了,这一次他们不是被视频中断的,而是被音频中断的。

    刘云光明白,这些音频就发生在他原来睡的那个房间,当然现在是陆强强和兰花花睡在那里了。

    这里也是有鬼怪的,只是兰花花没办法搬家而已。

    尽管这个房间被也看成是鬼屋,经常会有某一个妖魔鬼怪重复着里面的人说的话,但是,这里的床铺比较好啊,被子床单都是新的,当然都是刘云光离开这里之前买的,这间房子现在是唯一不漏水的,被修修补补之后没有那么坑坑洼洼的。

    陆强强总有一些事情耿耿于怀了,他终于下定决心了,他一定要问兰花花,问个清楚。

    当然,陆强强肯定要跟兰花花一阵激情之后才问这些问题,否则今天晚上他就亏死了。

    陆强强问道:“花花,我想问一句,你不要生气啊,刚才黄道公说的话是真的吗?“

    兰玲玲评价:“这个小白脸,好像没什么底气啊。“

    刘云光说,实际上,他最希望的就是兰花花说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他又讨厌兰花花这样说,这很矛盾呢。

    兰花花肯定要装的,他怎么可能承认会有那种事呢?所她说道:“陆强强,你不想跟老娘睡,你就滚蛋,滚啊,现在就滚蛋,滚回你的狗窝去,跟你的流浪狗睡觉。“

    刘云光笑道:“看见没有?一个人做坏事之后,如果他以一种非常凶狠的方式来吓唬对方,如果对方还有求于他,对方就会软下来的。“

    于是陆强强真的软下来了,他们听到了陆强强软下来的声音:“花花,花花,我爱你,我相信我们之间纯洁的爱情,来吧,我抱抱你。“

    兰花花愤怒地说:“抱你妈个头啊,你那么相信黄道公的话,你去抱黄道公睡觉啊,去呀。“

    陆强强立刻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嘴巴真贱,对不起!“

    有一段时间没有声音传到刘云光和兰玲玲那里去,于是兰玲玲就问:“哥哥,兰花花原谅陆强强了吗?“

    刘云光笑道:“那是不可能的,我看过很多小说呀,那写小说家,都是看破红尘的人啊,在他们的笔下,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女的一定会争取利益的最大化。“

    真是不幸啊,只过了10秒钟,兰花花就说了:“你们男人都是那个样子,自己出外面乱搞,还回来怀疑自己的女人,有人说的好啊,男人有钱就学坏,从现在开始,买米粉的钱,我都要拿,否则,米粉店我们就不要开了。“

    陆强强急忙答应:“好吧亲爱的,亲爱的,钱都给你拿。“

    兰花花还不服呢:“现在,你用酒精洗干净你的耳朵,老娘跟你讲。“

    陆强强吉利的阿谀奉承:“好吧,花花,亲爱的,你说吧,我都听着,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你一个人,我只相信你一个人,你说吧。“

    趁着兰花花没说话,兰玲玲问刘云光:“陆强强是真心的吗?”

    刘云光说道:“那是不可能的,陆强强正以另一种方式来实现他的利益的最大化。只要兰婷婷不把那个房间彻底扫干净,他们这些懒鬼,是不会有一个人扫地的,从这个房间传来的声音,就可以认证我的说法。”

    兰玲玲说,你把什么东西放在那里了?

    刘云光说:“小妹,那是当年我睡的房间就是我的实验室,放在那里的东西就多了。后来,那两个老畜牲,逼我去跟兰花花离婚,那天你也在那里的。

    我有很多东西落在那里呀,当时我心疼死了,但是我绝对不敢去要啊,否则他们会打死我的。我真想不到,现在我能够慢慢的看,慢慢的听,这一家子会怎么样?害人害己的陆强强和兰花花又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呢?

    他们首先都会编造谎言,让自己满意,也让对方满意。

    兰花花经过一番构思,他说道:“当时刘云光那个短命鬼偷了我们家的10万块钱去买商铺了,是你哥哥陆壮壮为我们出头了,他带我们去把商铺要回来,但是要不回来了,现在刘云光那个短命鬼就用来做电器商场了。”

    兰玲玲评价,兰花花怎么会这样撒谎啊?

    刘云光也评价,小妹,我们又有麻烦了。

    陆强强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不回来?”

    兰花花说:“刘云光那个短命鬼上面有人。”

    陆强强说道:“我们的东西我们就要要回来,明天我就去找他。”

    兰花花说:“算啦,不要找他了,我不想要了,就让刘云光和兰玲玲用来卖棺材好了。”

    兰玲玲笑道:“哥哥,你看,他们是什么心态呀?10万块钱啊,能买多大的棺材呀?”

    刘云光评价:“那是没心没肺的心态。陆强强就不知道想一想,他给小孩买尿片的钱都是骗老子的,偷老子的,他们哪里来10万块钱了。没事,他们在自找麻烦呢。”

    兰花花继续说:“刘云光那个短命鬼不知道踩到了哪一泡狗屎了,捡到了那么多钱。你知道当时我的生活是多么艰难吗?你这个短命鬼跟蒙老板那个短命鬼把老娘卖了,我回来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有,我怎么养孩子啊?我是想过跟这个短命鬼复婚的,但是,兰玲玲那个小妖精把她勾去了!可能现在肚子里面都有这个短命鬼的孩子了!”

    兰玲玲说她真想抽死兰花花,刘云光没说话,

    兰花花继续说:“后来,你哥哥看在你的份上,帮助我跟他复婚,以便能够拿回一些钱来养我们的孩子,这不是跟原来我们的设想是一样的吗?后来,一审的时候法院是判我们胜诉的,这个短命鬼不给钱,二审的时候,吴素珍那个短命鬼又来搅局,我们就败诉了,我们一分钱都没有,还要赔诉讼费,律师费。

    你哥哥看着你的份上,就去借高利贷了。黄道公那个短命鬼还拿这件事说事,老娘要把他的东西掐下来。

    后来就是六姑奶奶的那个臭婆娘,哪个短命鬼,给我介绍了一个邮电局的,经过调查,我知道他就是个臭流氓,你想一想,我能跟臭流氓吗?再后来我想想,当时我们到邮局去领过刘云光那个短命鬼的录取通知书的,我还敢到邮局去吗?“

    突然,兰玲玲意识到他该练习英语了,所以他就用英语问道:“哥哥,你认为兰花花讲故事的水平怎么样?“

    刘云光笑道:“好啊,我们就用英语来说吧,说得怎么样就怎么样。” 于是从现在开始,他们就用英语说了:“这样的人非常喜欢讲故事,特别是讲悲情故事,也许有一天他会靠这生活的。”

    兰玲玲说:“怎么可能?她要去写琼瑶小说吗?“

    刘云光说道:“可能吧,去说琼瑶小说也行,大千世界,总会有一些人喜欢这些东西的。一样东西,只要有人喜欢,就可以换饭吃。“

    兰花花继续说:“后来也证明了,张飞飞就是一个流氓加混蛋,我亲眼看见他,被公审,被判刑,谢天谢地,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兰玲玲笑了:“. 他们两个人还联合起来偷老娘的存折,还去领钱了,兰花花的女儿,还被那个畜牲伤害了,她装得真纯啊,就好像100%的酒精一样。“

    刘云光说道,就好像我们金山的100%的纯金一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