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 打疯了

    那么强大的猴子,斗战族史上的最强圣皇,曾与天帝并肩而行,就这样……战死,什么都没有留下。

    残影炸开,从此消逝,再也见不到。

    苍穹滴血,天哭惊万界。

    黑狗、腐尸、九道一等,经历过各种惊涛骇浪,看遍生离死别,可现在依旧无比的悲怆,伤感。

    黑狗低吼,仰头望天,探出大爪子想要抓住什么,结果却只能是一场空。

    刚烈的猴子,从不低头,永不后退,哪怕是残影,也要在大战中结束这一生,桀骜不屈,这样落幕。

    这天地不自由,他宁战死!

    那撑开天穹的铁棒,也在流血的大手下炸开,伴他征战一生的兵器都毁掉了,关于猴子的一切,都不复存,再也找不到。

    “猴子!”腐尸大吼,那种愤与怒,那种悲与恸,响彻了天上地下。

    黑狗像是瞬间老去了,身体佝偻,双目浑浊,失去某种精气神,它踉跄着,抱住那头红毛怪物。

    那是圣皇的亲子,唯一的子嗣。

    即便他满身红色尸毛,身体腐烂,充满不祥气息,可是黑狗等人也都当成稀世珍宝,生怕伤到他。

    “孩子……小猴子!”黑狗落泪。

    曾被天帝放在肩上的小圣猿,现在这么惨,而他那父亲,死前也是放不下他。

    “我死,他活!”这是圣皇最后的话语,强势而简短的遗言,只有四个字,霸气无边的强者,也有牵挂。

    绝世圣皇从来不知道是什么是软弱,可是最后,他却有了不舍,舔犊之情尽显,哪怕浑噩了,他终是放不下这个孩子。

    “我要救活他!”黑狗心如刀绞,抱着猴子唯一的子嗣。

    旁边,那个衣衫褴褛、满身都是大道伤的光头男子,无声的握紧拳头,小圣猿是他的兄弟,当年有过太多的欢声笑语,再相见却是这样一幕,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欲语泪流。

    突然,有惊变发生。

    圣皇唯一的亲子猛地剧烈挣动起来,口中发出无意识的低吼,被他父亲夺回来的火眼金睛坠落。

    “孩子!”黑狗、腐尸几人都紧张而心惊,快速出手,想要保护好他。

    这对他们来说,是世间无价至宝,没有什么比得上,是他们兄弟唯一的血脉了,即便可能永远也救不活,可也绝不容尸体再有失。

    小圣猿的眼窝内很空洞,此时竟淌下血泪,他低吼不断,三头六臂都在颤抖,他想要挣脱出去。

    “小猴子!”

    “孩子!”

    小圣猿的尸体难道还残留着某种本能,这是在恸哭吗?他似乎知道父亲死去,现在血泪成行。

    这让人跟着伤悲。

    “兄弟!”光头男子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心中绞痛,替他难受,圣皇的最强血脉,当年光芒万丈,最后竟落到这步田地。

    “吼!”

    小圣猿金睛坠落,空洞的眼窝血水长流,最后更是散出浓郁的黑雾,他彻底失控,在那里发出可怖的兽吼声。

    没有意识,没有自我,只是被人利用炼化的遗骸,残存的本能也在被磨灭,剩不下什么了。

    最后,有一团刺目的光爆发,在他体内绽放,无比的神圣,成为光雨,洗礼他不祥与腐烂的肉身。

    许多黑雾竟然被逼出体外,浓郁的诡异物质沸腾,在哧哧声中,消散了不少。

    在小圣猿的体内,像是数十颗太阳星焚烧,净化它的尸骸,冲击那些黑雾,洗礼体内的可怕腐血。

    那光雨是某种神圣物质,是圣皇死前所留!

    轰!

    就在这时,小圣猿的身体熊熊燃烧,火光冲霄,在他体内传出瘆人的声音,像是厉鬼在惨叫,又像是让人心悸的灭世级凶兽在嘶吼。

    那是什么?

    他的眼窝中,有黑血流淌,他的身体在全面龟裂,他张开嘴无意识的大叫。

    然后,他在碎裂,形体即将不保。

    黑狗与腐尸几人目眦欲裂,迅速压制,动用所有手段帮他稳固肉身,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猴子死了,他唯一的孩子难道也要被烧成灰烬吗?

    哧!

    刺目的光绽放,从小圣猿身体上的裂缝中蔓延出来,更多的黑血溅落,还有大量的雾霭弥漫。

    “等一等,不要阻止!”黑狗突然开口。

    它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无比紧张地盯着小圣猿。

    同一时间,其他几人也都像是想到了什么,全都收手,在旁守着。

    “是当年神蚕岭那位的力量?”连九道一都惊疑。

    圣皇幼年丧父,他们这一族只剩下两人。

    另一个就是他失踪的叔父,远走他乡,年轻时曾与某族公主有婚约,两族关系因此格外亲近。

    自古以来都有神蚕超十变当会逆天之说。

    事实上,十变就已经很强,便是在末法时代都能化不可能为可能。

    一旦超十变,那真是不可想象。

    尤其是,这种天功目前来看潜力无边。

    因其叔父的关系,圣皇练过这种功,刚才打入小圣猿体内的物质,应该就是那种可涅槃的能量。

    喀嚓!

    果然,小圣猿体内发出脆响,周身骨头都在断裂,骨髓四溅,全身都在痉挛。

    至于皮毛等全部脱落,景象可怖,腐烂的身体很吓人。

    几人呼吸都要停止了,这是圣皇的后手,原本他自己有可能因此再活过来,现在……给了他的孩子。

    “不妙!”

    小圣猿七窍流黑血,自体内向外焚烧,通体四分五裂,马上就要彻底断开了,不成样子。

    在此过程中,魂河那边并无动静,那只模糊的大手被铁棒刺穿,血液洒落后就慢慢暗淡消失了。

    显然,魂河深处有问题,那只大手自出现时就有些模糊,不真切,现在更进一步证明,此地出了状况。

    不然的话,真有无上完好无缺的话,一旦出世谁可敌?

    魂河生物退后,一时间很寂静,大军中的强者都胆寒,那么强大的古鸦就被人撕了,死伤太多。

    当然,最主要的是那只大手,居然被捅穿,血溅虚空,这实在让他们发毛,连那种存在都会负伤?

    就这样僵持,足足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小圣猿的身体冲起一团刺目的光,道祖物质蒸腾,不死之力扩张,而后血肉与碎骨不断脱落。

    他被一团光包裹,居然在迅速缩小,成为一个真正的孩子,不过几岁的样子。

    “活过来……”黑狗低声吼着。

    最终,小圣猿不再是三头六臂,收回了当年战死时保持的神通法相,恢复为一颗头颅与双臂的样子。

    可惜,那种不死物质被黑血与不祥的物质冲击,最终溃散了,并没有改变他的肌体活性等。

    到头来,他只是变小了,依旧满身红色尸毛,双目流黑血,血肉腐烂,不足以逆天。

    “你又成为了当年的样子……”腐尸用手抚摸幼小的圣猿。

    黑狗则将他抱起来,嗓音嘶哑,身体佝偻,当年小圣猿这么小时,正在被天庭所有人照顾,当成宝。

    现在,蓦然回首,古今恍若一梦,那个璀璨的大世破灭了,什么都变了。

    黑狗不甘,腐尸也在轻叹,他们厮杀,他们战斗,为了什么,只是想让诸天存续,灭了不祥,平掉祸乱。

    “到头来,我们还有几人?”光头男子也在轻语,很伤感。

    盛极一时的天庭,怎么就会突然崩开了呢,仅剩下的几个人也都成了孤魂野鬼。

    尤其是眼下小圣猿,落到这步田地,深深触痛几人。努力活着,只为证明那个时代不曾彻底葬灭,可也只剩下三两人了,更加的难受。

    此时,诸天间,血雨如瓢泼,那是圣皇死去后的天哭异象。

    更有道祖横尸并沉坠的画面呈现,至于仙王坠落的场景也映照各地,风云暴涌,诸天轰鸣。

    外界,诸天间,许多人自从认出那是传说中的那只猴子,以铁棒打爆魂河后,全都心中剧烈颤动不已,皆有所感。

    难道天庭还会出现吗?当年的人不曾死尽,终有一天,还会再征厄土?扫荡所有灾乱源头!?

    黑狗驼背,原本直立着身子,可是现在却像是苍老了十万年,抱着小圣猿,看着九道一,然后对他作揖。

    它几乎都要贴到地上了,眼睛通红,这是从来没有的事,过去它是多么的桀骜,从来不会如此。

    但现在,他很认真,也很郑重,道:“猴子……只有这一个孩子,他临死前对我嘱托,只有四个字,重逾亿万钧,压的我透过不气来!”

    九道一快速拉起它,道:“我想办法。”

    “不要想了,我要两千张符纸!”黑狗道。

    九道一:“……”

    换个场合,换个生物这么跟他说的话,他绝对二话不说,直接出手,纵然是人脑袋也给打成狗脑袋。

    然后再告诉他,你疯了吧!

    不过,眼下九道一怎么开口,怎么发火?他强忍着自己的脸不要黑,面皮不要抽动。

    最终,九道一叹气,他也很伤感,如果有办法,他不愿意救吗?圣皇父子二人,值得用尽所有手段与力量去救。

    可是,他们真的死了,尤其是圣皇,形神俱灭,连最后的念想都消散了,兵器炸开,残影战至溃灭。

    这还怎么救?

    九道一抬头望天,他也想到了自己那个时代,有另一个天庭,比黑狗他们的天庭更古老,或许算是前身。

    一时间,他眼角发热,虽然为人皮,没有血肉,他竟也要落泪。

    “我曾经也有一群兄弟,也有一群叔伯,可是,都死了,有十世冠绝天下的王,有力可裂上苍的至强者……”

    九道一压下那股悲伤的情绪,摇头叹气。

    每个时代都没有每个时代的悲伤,这就是沉浮的大世,谁能逃脱?

    他安慰黑狗、腐尸,道:“就连那位的弟子门徒,师尊亲子,兄弟朋友,不也是死去了吗?虽扫灭了能够找到的所有敌手,还不是一个人孤独的上路,无声地坐在铜棺上,看染血的诸天界,不断横渡,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杀向未知而不可回的远方深处。”

    九道一有些感伤,那位对得起所有人,却唯独对不起身边的人,有红颜采桑独居,很多年都等不到他回来。

    他丢了身边的人,曾有女子哭泣着,要他照顾好两人唯一的孩子,可是到头来呢?什么都不在了,亲子献祭,红颜远去,兄弟尽坠。

    但他能有什么选择?不去成帝,诸界死绝,终成帝后,横扫了所有敌,自己却连眼泪都落不下。

    最后,他只给世间留下一道背影,渐渐淡去,后世连他的记忆都要没了,从每一个人的心中斩去。

    九道一不知道那位做了什么,究竟又付出了什么,为何会如此?

    连在他的心中都模糊了,只有靠睹一些旧物,才能保留那些记忆,还能知晓他存在过……

    腐尸也沉默,也失落,因为他不仅与黑狗这一世的人关密切,更与九道一口中的那位有莫大的交集。

    只是,他的记忆模糊了,关于那位的一切,都在日复一日的淡去,强如他也留不住。

    可是他却知道,彼此关系曾很近!

    “你是想委婉的告诉我,救不活了是吗?”黑狗问道。

    然后,黑狗疯了,状若癫狂,只重复一句话,我要救他们,我要救活这个孩子!

    两千张符纸,真以为世间还有?九道一也要疯了,但是,他却只能硬着头皮,说能救活,一定给它。

    不然的话,敌人没杀它,黑狗自己就疯了。

    果然黑狗的状态很不对劲儿,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后,一声大喝:“杀!”

    它精神亢奋了起来,现在无比的想杀敌,同时,像是自我催眠,它觉得小圣猿可以救活,猴子也终将再现。

    保留着这份美好,它一往无前,疯狂杀敌,尸体成片的倒下。

    魂河大战再次开启,这一次,黑狗先将小圣猿放在了帝尸旁,勇猛无匹,豁出去了。

    “孙子们,都给本皇过来,让爷爷看看当年的怪物还剩下几个?”

    “你找死吗?!”

    魂河尽头,自然有生物无惧,从心里来说,他们一直很有底气,毕竟多少个纪元了,他们都不灭。

    甚至可以说,诸天的存续,都在他们的掌控中。

    金属甲胄撞击与摩擦的声音传来,锵锵作响,一个牛首怪物,拥有人类的躯干,但更强壮,像是个巨人,此外他长有血鹏的羽翼,满身红毛,踩在地上,让地面都在轻颤。

    轰隆!

    他凌空而起,落在帝战之地。

    “你这尸怪虽然通灵了,但是,看你的样子也知道,是被不祥物质侵蚀所致,忘记前生意味着背叛!”黑狗喝道。

    “管好你自己吧,死到临头了!”牛首怪物的话语森寒无比,瞳孔都在绽放血光,满身煞气滚滚涌动出来。

    虚空炸开了!

    他的能量太强横,无以伦比。

    “尸怪,本皇现在直接送你上路,没心情搭理你,给我去死!”狗皇叫道。

    当!

    一声钟响,那扣在战场上的大钟腾空,不过那被它压制的剑锋也嗖的一声飞走了,消失在厄土中。

    “轰!”

    大钟轰鸣,发出刺目的光,钟波宛若海啸般炸开,向着前方席卷过去。

    钟波涟漪千百道,比剑光还可怕,这一次狗皇全力以赴,为了一击格杀这个强敌,它也算是豁出去了。

    它的血在焚烧,它的魂光在沸腾,催动帝钟,简直是无物不杀,摧枯拉朽。

    那个强大的牛首怪原本很强,气机慑人,站在那里让虚空都不稳固,不断的龟裂,崩塌,可是现在却变色,转身就逃。

    然而,一切都晚了,钟波宛若天剑斩时光,斩千古,真正催发出了几缕帝威,轰杀万灵。

    那个牛首怪物像是苍老了亿万年,无比苍老,而后又炸开了,当场粉碎,形神俱灭!

    不止如此,在他的后方,一片大军在钟波中如同潮水下的沙堡,无声无息的溃散,消失在原地。

    “本皇今日拼了,我倒要看一看,还有没有无上妖魔在这里沉眠!”黑狗大吼。

    不久前,猴子轮动铁棒,发出盖世一击,以铁棒击穿模糊的大手,而那手的主人却没现身,径自消失。

    这已经让所有人怀疑,那不是真正的生灵出击,而是某种手段,是昔年无上生灵所留的大道痕迹所化。

    所以,狗皇、腐尸惊怒与悲恸的同时,越发的相信,或许真能打穿此地,屠掉大半个魂河。

    当!

    钟波震世,响彻天上地下。

    黑狗大杀四方,冲向终极厄土方向,嘴角挂着冷冽的笑,大嘴张开,残缺的犬牙发光,让魂河有灵智的的原生物都毛了!

    “这狗疯了,笑的这么妖,它才是盖世大妖魔!”

    “干掉它,太疯了,杀了我们许多强者!”

    魂河畔,一些原生物大叫。

    那帝钟震动时,横扫六合八荒,当真是打爆一切,连帝战之地都在晃动,都在轰鸣,要崩裂了。

    哧!

    古鸦曾用过的那柄剑锋又现,此外,早先九道一击杀的那只孔雀所用的残破盾牌也浮现出来,共抵帝钟!

    黑狗笑了,口中只有一个字:“杀!”

    它要为猴子报仇,要为当年战死在魂河畔的故友们复仇,以衰败之体催动帝钟,向前推进,一路轰杀。

    它真希望有无上生灵在苟延残喘,给它一个亲身面对的机会,然后,它要动用天帝留给他的杀手锏,尝试一下屠无上!

    机会只有那一次,留待最后,所以,它拼了老命,也要前进,绝不后退!

    “猴子刚烈,眼里不揉沙子,可本皇也不是怕事的巨头啊!”它大叫。

    这时,腐尸自然也出手了,同他一起并肩而行,向前杀去。

    “师伯等我!”光头男子离开小圣猿那里,迈开大步,追了上去。

    “杀!”九道一也提着长矛,灰发披散,双目射出冷电,再次如同魔主般杀气滔天,逼向魂河终极地。

    “犯魂河者——死!”

    这时,一柄长刀切开了天地,呼啸着,爆斩下来,刀气万重,宛若从域外宇宙打来,要与天比高。

    九道一上前,一拳轰去,宛若恒星成片的解体,前方大爆炸!

    一只六首的怪物踏入战场!

    它有雄狮的身体,鬃毛从脖子那里蔓延到肚子以下,最为可怕的是它有六首,分别为牛、龙鹏、象、犬、狮。

    光头男子一看这头古兽,当时眼睛就红了,这是当年无上之下一个极为凶残的魂河生物,曾撕裂大量天庭部众,全部被它吞食了,血腥而残暴,赫赫有名的六首兽,昔日威震天下。

    “你这个杂乱种,果然还活着,今天老子非活剐了你不可!”腐尸寒声道,身体发光,不过却也缭绕着阵阵黑暗气息,仿佛来自地狱,源自地府。

    六首兽的确可怕,口中喷吐的气息全部化成刀光,它天生拥有绝世身神通,六首可让它展现出六道大神通!

    “可悲,当年的孤魂野鬼就剩下你们几个了吧,还敢再来?!”

    狗皇道:“六头的杂乱种,爷爷宰了你,当年如果仅是你们这里一道臭水沟也能拦住我们?早被天帝镇掀翻了。”

    “杀,我来斩它六首!”腐尸冲了过去。

    黑狗也向前冲,两条后腿着地,人立行走,提着大钟,向前轰杀。

    不过,也有怪物挡住了他,那是一头腐烂的人形生物,而且周身都缠绕着铁链,像是一个被束缚的盖世厉鬼。

    他全身都是黑色的长毛,浓密无比,宛若在魂河中都被限制自由,带着枷锁,是个极其危险的生物。

    不过,这时枷锁打开了,它一声嘶吼,抓住了早先古鸦的那柄短小的剑锋,化成一道乌光就杀了过来,直扑狗皇而去。

    “谁杀了我师叔,滚过来受死!”这时,一头白孔雀出现,凶猛无比,像是白色的恒星在焚烧,照耀在天地间。

    它盯上了九道一,顿时戾气滔天。

    “又与那孔雀魂母有关?”九道一皱眉。

    “那是吾师!”

    不久前,九道一击毙了孔雀魂母的胞弟,现在魂母的弟子又来了,这一脉很强。

    事实上,孔雀魂母地位很高,主要是因为它有个好儿子,当年几乎就成为无上生灵,成为魂河主事者之一。

    有这样一个逆天的子嗣,所以它才被尊为魂母。

    不过,可惜的是,它的那个准无上子嗣被打残了,沉入魂河无数岁月,至今都没有任何动静。

    但是,这一脉的地位不减,依旧很高。

    现在,孔雀魂母的这个弟子走出,自然不简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当年那位险些成为无上的强者的师弟。

    这一脉,明显是后代比上一代更强。

    比如魂母的长子就比它自己强。

    而这个弟子,也比魂母的胞弟强。

    “没什么可说的,这次,也戳死你!”九道一开口,擎着破烂战矛,直接向天空中扎去,砰的一声,让天穹都炸了,混沌气笼罩四野!

    大战再次爆发!

    黎龘出击,在杀入魂河原生物群前时,回头道:“各位,如果再有所保留,估计你们都要交代在这里。”

    “杀!”泰一脸色凝重,周身都在绽放光雨,不过那光雨带着血腥,裹带着他向前,横扫一片生物。

    其他几人神色严肃,全身都是血,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紧跟着爆发。

    “各位,爆吧!不然的话就死在这里了,如果被这里的怪物给分食,甚至坠入魂河,成为他们的一员,那就可悲了。”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道。

    这一刻,他明显不同了,在他的身后,竟有一条模糊的道路,不知道连着何方。

    但是,隐约间可见,有丝丝缕缕的强大能量冲来,没入他的躯体中。

    “杀!”他大喝,扑入干尸、原生物群中,直接打爆一片,战力猛增。

    “吼!”又有一人低吼,在他的身后,同样有模糊的通道相连。

    到了后来,来自地下世界的几大强者都爆发了,有些人的背后甚至直接浮现出模糊的身影,像是盘坐在远方,正释放恐怖能量。

    传说,成真!

    一直有传言,地下世界,黑血研究所之主、泰恒几人为几个黑暗源头,都说他们的背后可能还有莫名力量。

    相传,他们背后有不可揣度生物,坐在未知世界,向他们传递能量。

    有人说,那可能是他们的前世遗骸。

    也有人说,那是垂死的强者,都活了几个纪元了,被几人意外掌控,如同植物扎根,汲取那几个老怪物的力量。

    所以,他们几人才能成为地下世界的黑暗源头。

    现在终于证实,他们的背后,果然有莫名的路,有妖异的世界,有模糊的身影,可以带给他们力量。

    轰!

    泰一、泰恒这对父子,以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还有武疯子等,现在都杀到眼红,有些疯狂了。

    容不得他们保留后手,不然的话就会被魂河大军淹没,被冲过来的可怕强者打成肉泥。

    “果然,一个又一个老鬼,都有丰厚家底,都不是好东西,根脚有大问题,皆连着莫名的世界!”黎龘开口。

    他嘬牙花子,有点遗憾,动作还是不够快,那几人的家当还没有全部抄完呢,最起码极北之地还未去。

    他要找的东西说不定与这几人背后的世界有关,那几处古界或许有线索。

    他不管了,除却武疯子外,其他几人的老巢都被他掏空了,回头再去研究战利品,慢慢琢磨,或许能有重大发现,到时候按图索骥,不信找不到。

    这时连九道一、腐尸、光头男子都惊讶,最先打疯了的是那几人,武皇、泰一几人全都发狂了。

    得到秘力加持后,这几人陷入疯魔境,无比渴望战斗,现在谁喊,谁拦他们的话,估计都阻不住。

    魂河生物惨叫,各种兽首、禽翅,以及人性生物的胳膊腿等,四面八方的横飞,到处都是血。

    打疯了!

    几人嗷嗷的叫着,大声的嘶吼,居然杀到亢奋,便是自身被兵器刺穿,也都无所谓,依旧死命相向前冲,拼命厮杀。

    现在,他们身后的模糊影子越发凝实,仿佛要从某一遥远的世界尽头跨越过来!

    这是在汲取别人的道果,还是他们自己的前世遗体?一时说不清。

    不管怎样说,现在他们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得到了支撑。

    黑狗都忍不住了,道:“我说你们这群小崽子,沉稳点,别发疯,这是什么地方?正经的打,说你呢,怎么咬人啊?严肃点!”

    它都在呲牙,那几个家伙有点疯的不成样子,杀红眼,抱住魂河一位头领的就啃,脖子都给咬断了。

    黑狗喊道:“严肃点,这可能是灭世战,注定要流血漂流,血染诸天,你们都在干什么?别咬人,哎呦他么的,差点咬到我,都疯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