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留意一下码头

    月黑风高夜。

    又是在天堂林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陈竹影真被对面的这几个人给吓住了。

    今晚就一个人过来,李沧月并不在身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勉强控制了一下情绪。

    陈竹影看了看周围。

    “要多少钱?”

    陈竹影几乎不打算和对方谈价钱。

    以陈竹影的情商。

    她也自不会和对方磨嘴皮子。

    为首的青年却笑了笑。

    “陈总,看不出来,你还这么大方?我们几个为了找机会,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了,今天晚上,可算把我们逮到了。”

    青年道。

    陈竹影作为江南第一女首富。

    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没带保镖。

    出现这种事情,只能说是陈竹影自己走错了一步路。

    但她不想和对方废话,陈竹影道:“多少钱,告诉我。”

    青年和几个人相视了一眼。

    似乎很意外陈竹影这么大方。

    不过这种时候。

    也的确由不得她不大方。

    “一百万!”青年回道。

    听到对方出个数,陈竹影一点也没有犹豫。

    当下。

    陈竹影二话不说将左右手腕上的玉镯脱了下来,直接扔给了对方。“这一对镯子价值五百万,够了吗?”

    几个人低头看了一眼被陈竹影丢到地上的镯子。

    有人咽了口唾沫。

    但青年却皱了皱眉道:“陈总,你他妈耍我们呢?既然做了这种事儿,你以为我们有时间把镯子卖了换钱吗?我要现钱。”

    青年直言不讳道。

    “你见过有人会把一百万带在身上吗?”

    陈竹影则反问了一声。“我给你支票,你敢去取吗?或者我让人把钱送过来,只要你有时间等,一千万,一个亿都可以给你。”

    ……

    陈竹影的话,直接说的几个人哑口无言!

    青年弯腰将地上的镯子捡了起来。

    擦了擦。

    “辉哥,这镯子看起来货真价实,值几个钱。要不,我们拿了?”

    一个青年开口询问一声。

    被称辉哥的青年皱了皱眉。

    他可能想的问题比较多,看着陈竹影,道:“你这个女人最好不要耍花样,我告诉你,兄弟几个可都是通缉犯,我也不怕再多一条人命。现在我们只是想搞点钱,买艘船离开江夏……”

    陈竹影也反应很快。

    “我就当没有见到过你们,走吧!”

    陈竹影说道。

    被称辉哥的青年笑了笑,道:“我可不相信你的话。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我要录个视频,要不然,你出去报警了,怎么办?”

    说着。

    几道炽热的目光落在陈竹影身上。

    恨不得,要将衣服看穿一样。

    而对方的话,并没有得到陈竹影的认同。作为一个商业女强人,她的情商,也断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我劝你别做不该做的,现在离开,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录视频对你们没好处,只会让我报复你们,除非,你们没有家人和亲人。”

    陈竹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手心已经捏出了汗来。

    这时。

    一个青年凑到那辉哥身边,低声道:“辉哥,钱已经拿了,我们还是别做更加过分的了,要不然的话,事情查出来,江南陈家,恐怕会报复我老婆孩子!”

    辉哥攥了攥拳头。

    江南陈家,他这点小实力还真的斗不过。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离开江夏。

    但一边又有点不舍这么一个天赐的机会。

    辉哥舔了舔嘴唇,道:“陈总,不录视频也可以。把你衣服去了,给我看看你这衣服里面和其他女人的一样不一样,我可是对你,仰慕很久了。”

    陈竹影不害怕那是假的。

    但平生走到这个高度。

    遇事不乱,一直都是陈竹影的性子。

    拳头捏了捏。

    陈竹影依旧是心平气和道:“在你们出现之前,我的保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如果你们想离开江夏,现在走,为时不晚。”

    “辉哥,还等什么?我们就是来弄点钱出国,再不走,可就真来不及了。”

    身边的青年催了一句。

    那辉哥咬了咬牙。

    “陈竹影,老子今天要不是时间紧迫,绝对会留下来陪你好好玩玩。告诉你,这件事儿最好不要声张,要不然,我找机会弄死你!”

    “我们走!”

    踏踏踏~~!

    几道身影,迅速的冲进了树林中。

    在夜幕中消失不见了。

    ……

    随着几人离开,陈竹影用力深呼了一口气。

    整个人。

    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瘫坐在地上。

    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

    没有过多停留,陈竹影匆匆离开了天堂林!

    ……

    而此时。

    已经是晚上十二点。

    惠通大厦这边灯火通明。江流坐在沙发上看着防洪堤的图纸,另一边,楚菱已经睡着了。就在这时,桌子上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保镖的声音。

    “江总,江南荣昌魏有春拜访……”

    “让他上来!”

    五分钟后。

    玻璃门推开。

    一身正装的魏有春走了进来。

    魏有春一进来,先是打量了一番楼上的全景,随后目光落在了已经熟睡的楚菱身上,也不禁是愕然片刻。

    这江流,还真如传闻中一样。

    身边美女如云啊!

    “江少爷。”

    魏有春自然认识江流。

    甚至,当年江尚在江南的时候,与他魏家,也多有接触。

    江流放下防洪堤的图纸,示意魏有春坐下。

    而后道:“魏叔,好久不见。”

    魏有春笑着点了点头。

    江流叫他一声叔,也算是给他面子了。

    魏有春道:“江流,既然你叫我一声叔,那我就叫你的名字好了。当年,我与你爸爸还有爷爷,都算是交情不浅的。今天,我就开门见山了。”

    江流一笑。

    魏有春接着道:“我是代表荣昌来的,那三十万吨货,江流你如果没什么意见的话,就签收了吧?曹金生这个人,已经被公司开除,并且罚了十万。我们荣昌,非常希望和你合作。”

    魏有春这么说。

    江流自然也不卖关子。

    “什么价?”

    江流反问一声。

    魏有春尴尬的笑了笑,这个价钱的问题他自然考虑过,别说是江流,翻三倍就算是他估计也不愿意签。

    魏有春笑道:“公司为了表达歉意,愿意让出一部分利出来,上一份合同可以作废,江流,你只需要按照市场价支付给我们就行了。”

    见魏有春这么说,江流道:“荣昌想要赚钱,那也得本本分分的去赚。魏叔,这次是你,我给你个面子,再有下次,不是半价这事儿解决不了。”

    “是,是。”魏有春连忙附和着点点头。

    “明天我会让人签收了,你回去等着吧。”江流算是应允了下来。

    见这事儿成了,魏有春松了一口气。

    市场价卖出去荣昌自然没有少赚。

    但如果真的僵持在这里,对于荣昌这家公司来说,没那么多钱和时间。

    魏有春站了起来。“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时间,我请你坐坐。”

    说完。

    魏有春走了出去。

    不过在离开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睡着了的楚菱。

    所谓睡美人。

    大概就是如此吧!

    ……

    魏有春一走,江流继续看起了图纸。

    不过没过多久,张可回来了。

    一进门,张可就开口说道:“江总,刚才王雪豹王警官打来电话,说今天下午江夏有一家四口被人杀死了,罪犯正在逃,信息已经发过来了,让我们留意一下码头,不要放过任何可疑人离开。”

    听到这句话。

    江流微微愣了一下。

    这他妈是什么狠人?杀了一家四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