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兄弟

    刘宏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惨烈的情况。

    由于害怕这些普通百姓受到伤害,所以大家用的一律是这些危害不了生命的武器。

    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开始自残了!

    王时明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下了什么命令??

    刘宏那一声刚喊出来,便有好几把麻醉枪对准了枪网里的人发射了麻醉针。

    不止是那一个咬破血管的普通人被麻晕,其他所有被枪网兜住的人全都是警员们的攻击目标。

    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跟着一起咬破血管自玻

    不过就算如此,也改变不了那个饶血管已经被咬破的事实。

    如果任由他的血继续涌出来,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血尽而亡了。

    本来只要继续坚守阵地,慢慢用麻醉针将这上千人解决掉就好。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因为,上面给的指示是:一个人都不能少!

    “出击!救人!”

    随着刘宏的指令下达,位于首排的武装警员都弃枪举盾,朝前一步一步推进,后面的警员则继续举着麻醉枪,一边跟进一边射击着。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明明事先听过的情报里,这些被蛊惑的人基本都会留下神智,甚至都可以算做常人。

    但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每一个人都像个行尸走肉一般。

    不论之前是普通市民,还是白领精英,亦或是被蛊惑的警员,现在都只懂得缓慢地往前走着,除非有炔着不让他走,这些人才会变得疯狂起来。

    这一点也不神智。

    这简直就是低级丧尸啊!

    情报与现实怎么会出现这么大差距?

    刘宏想不明白。

    不过这种情况明显对己方比较有利,所以刘宏也没去多想。

    随着武装警员的步步推进,虽然有后排的警员们不断地用麻醉针击倒面前的人,但首排的警员还是很快就与那些被蛊惑的人撞到了一起。

    与预想中的情况一样,当前进的路线被阻拦后,这些人就疯了。

    从低级丧尸一下变成了恐怖级丧尸。

    被护盾挡住的这些人疯狂地挥动着手臂拼命地砸着护盾,更有甚者直接一口死死咬住护盾边缘,浑然不顾自己的牙龈已经有血丝渗出。

    前排的警员们奋力挡住这些已经疯狂的人,不肯退后一步,但也寸步难以再往前推进。

    后面的警员则不停举着麻醉枪射击着。

    但情况并没有好上多少。

    现在大概还剩下五百多人站着,这个人数依旧有些恐怖。

    每击倒一人,就有另一个同样疯狂的人涌上来继续对护盾拍打攻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冷静期的低级丧尸还尚存几分理智,懂得绕开地上的人走,但疯狂起来的人却没有半点顾忌,直接踩在刚倒下不久的人身上。

    这样下去别把刚刚咬破血管的人救出来,恐怕没一会,就会有更多人被踩踏至死。

    “徐徐后退再射击!别挡着他们!”

    刘宏连忙下达了新的命令。

    武装警员们也很快往后面推去,疯狂的人终于慢慢冷静了下来,又继续不紧不慢地向着电视台方向走去。

    警员们拉出一段距离后,又继续对着他们开麻醉枪。

    这种僵持下,对警员们还是很有利的。

    因为这一段路走下来,差不多到最后就一个不剩了。

    所以刘宏现在也不敢再让警员突进,只需要维持这种节奏就好。

    “徐哥,那个人就交给你去救了!”

    刘宏冲身后的一名特殊行动组成员道。

    “行,交给我吧。”

    刘宏本来是打算等被王时明蛊惑的那些特殊行动组成员出来以后,再让自己这边的队友去阻挡。

    但现在这个情况,似乎也只有出动异能者才能将那人给救下来了。

    徐哥是个肉体强化型异能者,应承下来以后,身子瞬间鼓胀起来,从一个普通大汉变成了一个魁梧的大汉。

    特殊行动组内,绝大部分战斗组成员都是军人出身,而这些人觉醒的异能,也大多是肉体强化。

    这是万金油一般的异能,出来不太酷炫,看上去也不像太强,但总归不弱就是了。

    而且特别均衡,各方面都不弱,所有场所都能派上用场。

    像极了他们军人本来的模样。

    徐哥大踏步地往那名咬破自己血管的可怜走了过去。

    由于怕被自家警员误伤,所以徐哥选择了贴着路旁走。

    从一旁绕开武装警员,徐哥就直面那些被蛊惑的普通人了。

    现在,被徐哥挡住去路的是一个身娇体弱的女子,不过由于去路被挡,原本面色姣好的女子瞬间变得一脸狰狞,张牙舞爪地向徐哥扑了上去。

    看着这女子这幅疯狂的模样,徐哥想起了他媳妇打他时的样子。

    那真是个很不好的体验啊。

    徐哥一伸手,扣住了女子的脑袋,如同抓着一个篮球一般,将女子直接举起,接着移到自己身后再放下。

    还在疯狂的女子发现眼前的人一瞬间竟然没了踪影,只好迷迷糊糊地又恢复了冷静。

    徐哥拍了拍手,很满意自己刚刚的操作。

    没碰到女饶身子,老婆这下应该没理由再打自己了吧?

    徐哥就这样将一个又一个疯狂的受蛊惑者给抬到了自己身后。

    很快,徐哥就来到了人潮末尾。

    正准备继续将这最后一个给弄到身后的时候,徐哥突然愣住了。

    “哈喽!老徐,好久不见啊!!”

    面前这人正亲切地对着自己打招呼。

    嘭!

    徐哥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便正中了一拳,鲜血从鼻子处喷洒而出。

    徐哥以比刚刚过来要快上百倍的速度,回到了原地。

    一路上撞翻了一整排的受蛊惑者。

    “刘宏,他们全都在后面!”

    徐哥捂着脸,摇头晃脑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道。

    刘宏一惊,连忙问道:“王时明呢,也在后面嘛?”

    “不知道!老子根本没看清!玛蛋!王时明要是在后面,老子肯定一把捏碎他的蛋!”

    徐哥现在很是愤怒,不是因为他被打了一拳丢了面子。

    而是因为打他的。

    是跟他睡了七年的兄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