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小雷,雷鳞蛟!

    “王辰,你不是说小雷马上就苏醒过来吗?怎么还不见任何的反应呢,是不是进阶失败了。”

    杨丹青蹲坐在地上并且看着王辰的手臂之上盘着的小雷,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

    原来离他们觉醒天赋技能已经过去三天的时间了,而今天也是即将过去。

    在完成一天的训练之后,他们聚在一起等待着小雷的苏醒,等到现在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还没事苏醒便不由的怀疑其前几天是不是骗他们呀!

    “怎么可能,小雷那天醒过来的时候,说了今天就是今天,应该不会变更的...怎么到现在你还是跟他抬杠呢?”

    王辰听到他的话,便想到他一定是在抬杠是的话,一般他们两人一见面就是争吵个不停。

    “你看他盘在你的手臂之上,一动不动的,你看动他都不知道反应的。”

    杨丹青用手拨弄着他头顶之上的角和身躯之上的四肢。

    “这还不是正常的反应,他自那次我觉醒天赋技能已经到至今才苏醒过来,已经够久的了,况且我俩不是结了血契,有着感应的吗?并随着我的能力的提升他也是受益颇深的。”

    “我也知道这样呀!你看他还一直盘着不动,拉都是拉不动半分。”

    杨丹青边说边用双手把其提起来,一只手抓抓他的头部的角,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尾巴,想把他扯下来。

    下一瞬间,还没有等王辰说道什么,一声“嗷”便响彻耳边。

    看到的小雷腾空而飞,身形渐渐地变大,“嗷嗷”声不断得响彻耳边,到最后他们都是把耳朵捂住。

    待小雷的身形稳住的空中的时候,并在空中徘徊的时候。

    只见其身长至少有着三千六十百多米长,四只爪子在空中腾跃,像在空中漫步一般,眼睛一鼓一鼓的,瞪着大大地,正在看着杨丹青,看来是不满刚才他拉扯自己。

    “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是腾跃而升,吓我一大跳...你以为你可以再空中盘旋就厉害是不,看的我头都是酸的,害我们等得那般辛苦,还敢瞪着我。”

    杨丹青不等他先开口便开始抱怨道,不想等到他先开口便失去主动性。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一直的在抱怨,还不停的拉扯我,我至于会这般的腾空而起吗?”

    小雷愤怒的说道,其声震耳欲聋。其实他并没有生气只是不满他一直拉扯自己,只是一见到他气便顿时不打一处,说完便在空中翻滚着,适应自己现在的实力,终于是进阶到蛟的状态了,这实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小雷,你快下来吧,这样我们交谈不易。”

    这时王辰的话便在适应的时机中说道,要是自己在不阻止他们,恐怕他们一直会这样的争吵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其实他也是比较羡慕他们这样的争吵。

    小雷听到他这般说,还有点欲言不尽的腾跃几下,才恋恋不舍的腾跃至他们的上空,只不过身形并没有变小。

    但在王辰看了他几眼,便心不甘情不愿的缩小身形,下一瞬间身形缩小,出现在王辰的肩头之上。

    “怎么我才沉睡一段的时间,这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有四周的禁制是怎么一回事,刚才用心神都是不能倾入出去。”

    待他稳定身形在他的肩头上的时候,他才问出自己的疑惑,这种禁制在他的记忆之中还没有出现过,就连上次在祭台之中的禁制都有着结果,难道这里的禁制还能比上古祭台的禁制还要深奥。

    “还不是为了上次祭台的事情而来,才迫不得已才用禁制封锁村子。”

    杨丹青淡淡地说道,接下来王辰便把他沉睡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告诉他。

    “你说连魔界之中的人都来此,还交过手,还是暂时惊退他们...这不可能呀,魔界之中的人一般没有把握便不会出来的,来了一定就会有着收货才回去的,一定是有着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小雷惊讶的说道,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变得只有他和王辰听得到,足以见得声音是如此之小。

    “你们不知道具体发生的事情吗?”小雷问道。

    “不知道,爷爷他们只是叫我们自己休习术法,不让我们参与这件事情当中,还说我们现在不适应知道这件事。”

    小雷便抱怨道,其实爷爷一边叫他们积累实战经验,一边像母鸡护小鸡一般,知道爷爷是为他们好,但总是感觉这样不能参与到真正的实战之中是非常的没有实践性。

    “那就对了,一定是怕你们知道什么隐秘的事情,况且你们最高修为的才练气境,而魔界中的人至少都是辟丹境的强者,不是你们这种修为可以抵抗的。”

    小雷一脸就是这样的表情的开口说道,不是他看低他们,就是这般的修为只是入门的阶段。

    “你们在我这段沉睡的时间中进步的也是蛮快的吧,特别是王辰,你看你进步连带着我是早早的就是苏醒...对了,禁制封锁了村子,我该怎么上山去找上次喝退我的那个妖兽报仇。”

    小雷突然的说出一句这般的话来。

    “你说的是不是树老呀!树老其实是为了我们好的...”

    杨丹青顺着他的话接着说下去。

    还没有等杨丹青说完,小雷便大声的叫嚣道,“树老就是上次把我喝退的那只妖兽吗?那树老又是谁呢?”

    “树老其实局势一棵古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的,他一直在守候着山顶之中的祭台,不让任何的人进去等待着有缘之人的进入,而首当其冲的我跟丹青有缘人,并且树老还是现今守护丹青呢!”

    王辰说起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带着骄傲,完全没有丝毫的隐藏起来。

    “我不管他是谁,我只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现在我已经进阶了,并不是当年的境界了,我就不相信这次还不能收拾他。”

    小雷继续叫嚣道,听其语气就知道他完全没有听王辰说道的是一些什么。

    “树老一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谁知道他在哪。”杨丹青随意的说道,“但是树老一般都是隐逸在大树、古树之中,你也是发现不了是哪一棵。”

    杨丹青的话音刚一落,看见小雷腾空而起,一瞬间又是回复其身形长三千六百米之长的身躯,几个腾跃之间不见身形,看其方向是向着雷渊山的山脚之下腾跃而去,看来是想去找树老报仇。

    “你们说小雷能不能找到树老的踪迹呢?”

    小雷刚一腾跃而走,杨丹青立即开口说道,听其口气都是知道他不可能找到树老的踪迹,要是有那般好找,岂不是自己每一次都是能够发现树老的踪迹,就算自己是他守护的人也不见得有这般容易的找到他。

    “应该可以吧,你看小雷现在的实力应该比爷爷都要高吧。”王亮说道。

    因为上次小雷说道他临时的想着进阶的时候,跟爷爷相战都是两不占上风,现在他进阶到蛟的状态肯定是比以前更加的厉害吧。

    “等下小雷回来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不要在瞎猜测了,况且封锁的只是那般的小,对于小雷来说只是几个腾跃之间就是可以完成的。”王辰打断他们的猜测。

    下一瞬间,便听到一声“嗷”叫,他们知道小雷回来了,看来还是像王辰说道的这般。

    “小雷,有没有找到树老的踪迹。”等他坐落在王辰的肩头的时候,杨丹青便率先开口问道,看来他还是想知道树老的踪迹更加多一点。

    “不用说了,找事找到了,只不过是他找到我不是我找到他,我在空中腾跃的时候用着心神去探查下面的古树的时候,谁知心神突然之间震慑一下,不用想都是知道是你们所说的树老出手。”

    小雷唉声叹气的说道,那姿态像极了他们平时的神情。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树老出的手呢?”杨丹青疑惑的问道。

    “我到现在还是记得他的气息,是那般的自然,除了他还有着说呢,已经是两次了,看我以后怎么去收拾他...王辰努力点,争把气,以后我在去收拾他。”

    小雷肯定地说道,“哎,还是不说他了,说多了都是伤呀!等以后在收拾他。”

    “好吧,你在祭台之中不失说道你脑海中的记忆还不全,看来你现在已经知道够多的记忆吧,不然你怎么可以一眼就看出这有着一个禁制呢?”

    杨丹青问道,看小雷的模样就知道他一定不肯说道树老的位置,只能换一个话题在说道。

    “啥,我脑海中的记忆,我哪有什么样的记忆呢?”小雷看到杨丹青直等着自己,又是这般说道,“好吧,你们想知道些什么,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那啥,我还是想问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了,怎么还被树老喝退呢?”杨丹青嘿嘿一笑又是问道那般对他叫敏感的话题。

    “你...你...你...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我现在的修为不是你们现在的境界可以比拟的,之横扫都是比拟爷爷要高。”

    他在王辰的肩头之上跳跃几下,便说道,好像显示你们现在的境界还不够看一般。

    “我当然知道这些,我只是问你具体的境界。”

    杨丹青气鼓鼓的说道,任谁说道他爷爷也不会高兴的,但他也知道这是玩笑不能当真,随即又是问道:“对了,你们妖兽跟我们修炼的体系是不是一样的呢?”

    “纠正一点,我是伟大的异兽而不是妖兽,是有着上古异兽的血脉的,不是那些妖兽可以比拟的。”小雷生气的说道。

    “修炼体系大致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我们的肉身要比你们的强多了,简直就是不可比的,你看看即使是我现在这般的小都是你们肉身的几倍。”他在此炫耀道。

    “你们的基本上都是固定了的,不想我们一样即使突破到练气境,以后还是可以淬炼体魄的,有种你就跟王辰比呀!”杨丹青不满他在此炫耀,便反击他。

    看来他们真是说不到几句好话就掐在一起,王辰他们看到这般的场景想到若是在不阻止他们,恐怕又要争吵到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于是王辰便阻止道。

    “你们就不能一人少说几句吗?每一次都是这般的情况发生,真不知道你们上辈子是不是冤。丹青,你就不要在说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我们问吧!”

    “我是英俊无比的蛟好不,哪里是人了,看哪都是不像。”小雷嘀咕道。

    王辰等了他几眼之后,便说道,“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们也是知道的,你们人类是休术,而像我们这样的异兽,当然了,还有妖兽就是修妖术,魔界局势修魔术,但是都是术,只不过你们人类不可以修妖术、魔术之类的术法,而我们就可以修你们人类的术法,你看是不是我们比较赚。”小雷兴致昂昂地说道。

    “我就不信,只有你们才可以修我们的术,而我就不能修你们的术法,我还就不信这样的邪呢?”

    杨丹青听到他说道这般话,当然是心中不爽,但是想到若是自己一开口又不知道要争吵到什么时候,便忍不住嘀咕几句。

    岂知他这般小的声音都是被小雷听到,便听见小雷的声音传入耳朵。

    “你以为妖术和魔术就是那般简单就是可以修炼的,这还不是像你们人类休术必须具备血脉才能更加容易的修习祖宗传授下来的术法,不管是什么样的术法都是一样的道理,并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的。”

    “况且你以为,妖术和魔术只是单纯的那般简单吗,妖术和魔术若是修炼要比你们休术不知道要难上多少倍,但是只要让他们修成,一般同境界之中妖兽和魔界之人都是完败你们,因为你们人类比较适宜感应天地气息。”

    “这还不止的,一般妖族中的大族修炼到一定的道灵境,并且能够有像化形草之类的东西的帮助之下都是可以化为你们人类的模样,你们是丝毫不能发现的。

    据我所知,恐怕现今外界中行走的修士都是有很多是妖兽幻化而成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