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试图求证

    /

    时音感到有些惊讶,自己的新歌才出来一个小时左右,路晨居然就已经学会了,而且唱的还很好听,似乎一点儿也没有走调。

    当然,路晨也有可能是在戴着耳机跟唱,不过跟唱要等伴奏,路晨显然没有等伴奏。

    最主要的是,路晨唱歌时候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像是晨露的歌声。

    时音很确信,这一次她不是幻听。

    路晨唱歌时声音有所改变,基本就和晨露的声音一样。

    对于路晨和晨露之间的关系,时音心里基本已经下了定论,只是她依旧带有一丝不敢相信的心理。

    路晨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做什么,什么都不会,还败光父母给的这么多资产的一个软饭男,居然突然有一天觉醒了一样,一下子写出这么多好听的歌,而且唱的也特别好听。

    这家伙难不成一开始就在装?装作自己什么都不会,装作一副没用的样子,然后娶了自己后,他就趁这个机会,天天在家练歌,天天写歌?

    毕竟,路晨如今的时间是完全充足的。

    把小小送去幼儿园后,他就回来做家务,但家里也就洗洗衣服,扫扫地之类的,很快就能够做完,路晨有充足的时间写歌。

    越想越觉得乱,不是脑子乱,是心乱,路晨这家伙写歌居然这么有天赋,自己以前还天天把他当成废物,这家伙也从来不反驳,难不成就是为了某天突然比自己还出名了,然后他再暴露身份,于是在自己面前炫耀?

    时音没有再继续想下去,她知道此刻的路晨应该是唱歌哄路小小睡觉,本来她是打算来把路小小带到她那里去睡的,既然路晨已经在哄小小睡觉了,那今天就算了吧。

    想到这里,时音转身离去。

    第二天一早,时音醒来时,有很重的黑眼圈,她昨晚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不是因为新歌的受欢迎给她带来了喜悦,而是因为之后怎么处理和路晨的关系给她带来了忧愁。

    她当然不会因为路晨是晨露,所以一下子就爱上了路晨,喜欢一个人是一个长期过程,只是她在想路晨既然不是她口中的废物,那她对路晨的态度是不是就应该发生一些变化了。

    如果她还按照以前的方式对待路晨,恐怕不是很妥,迟早路晨自己也会爆发,这样一来对整个家庭都不好。

    思考了一个晚上,时音最终决定以后对路晨说话语气稍微柔和一些,不再像以前那么强硬。

    发现时音似乎很疲惫,还有很重的黑眼圈,路晨笑着说道:“老婆,昨晚没休息好吗?”

    听到“老婆”这个称呼,本来时音是打算纠正的,但是一想,这家伙最近一直都这么叫,而且她纠正过一次,也没有见他改,算了,既然他想这么叫就让他这么叫,反正他们之间又不会有实质性的夫妻行为。

    想到这里,时音说道:“昨晚熬夜看新歌数据。”

    听到这话后,路晨一边向厨房走去一边说道:“女人最好还是少熬夜,对身体不好,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就把早餐做好。”

    两人都是刚起来,所以时音还有些没睡醒的状态,她打了一个呵欠后,然后来到沙发上坐下,靠着沙发小憩一会儿。

    就在这时,路小小从房间里出来,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到了沙发前坐下,看到这一幕后,时音问道:“小小,你洗脸没有?”

    路小小回答道:“没有。”

    一般情况下,都是路晨把早餐做好以后,然后去叫路小小起床,然后给她洗脸梳头之类的。

    今天路小小起来的比较早,所以路晨还没来得及给她做起床的准备。

    听到路小小的话后,时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说道:“小小,走,妈妈给你洗脸。”

    路小小睡眼惺忪的回答说:“嗯。”

    随后,时音把路小小带回到了路晨和路小小的卧室,然后给她洗脸,换衣服。

    在给路小小换衣服的时候,时音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小小,我昨晚听到你爸爸在唱我的新歌给你听,你觉得这首歌好听吗?”

    路小小穿过衣服的袖子,然后回答说:“嗯,好听,爸爸唱歌都很好听。”

    时音继续问道:“那你觉得妈妈唱的好不好听?”

    此时的时音以为路晨昨晚放了这首歌给路小小听,所以她才这么问,只不过路小小的回答让她感到有些惊讶。

    “我没听妈妈唱过,所以不知道。”路小小诚实的回答说,

    听到这话,时音愣了愣。

    路小小居然没有听她唱过?这路晨是戴着耳机学的歌吗?

    时音继续问道:“那你爸爸学这首歌学了多久?”

    听到这话,路小小想了想,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呀。”

    时音微微皱眉,昨晚她就发歌一个小时左右,然后过来就听到路晨唱歌给路小小听,她怎么会不知道呢,这很明显,路晨学了一个小时的歌。

    时音继续问道:“你爸爸在唱歌给你听之前有放歌给你听吗?”

    路小小不知道今天她妈妈怎么有这么多问题,不过她想了想,这些问题似乎自己爸爸都没有说过不可以告诉她妈妈,所以她也就全部如实回答。

    “没有,爸爸玩了会儿手机后,就给我唱歌了。”

    听到这个回答,时音更是眉头紧锁,继续问道:

    “你爸爸玩手机时有没有戴耳机?”

    “爸爸为什么要戴耳机?”路小小疑惑的反问。

    听到这话,时音内心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或许就是女人的直觉。

    她发新歌一个小时,路晨既没听,又没学,直接就给路小小唱出来了?

    这可能吗?

    除非他看了曲谱,但她才发新歌,谁有这么快就把曲谱给扒出来了,不可能的事,就算是现在去网上搜,也不可能搜到,在音乐合作网上,一但词作者或者曲作者将词曲卖出后,就会立刻删除。

    给路小小穿好衣服后,时音蹲下身子,看着路小小继续问道:“小小,妈妈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爸爸唱歌给你听的时候,他有没有看手机。”

    听到这话,路小小想了想回答说:“没有,爸爸看手机还怎么唱歌?我们老师说过一心不能二用。”

    听到这个回答,更加让时音搞不懂了,如果路晨没有听这首歌,也没有学,如果只是去网上搜到了谱子,那他总得看着谱子,看着歌词唱歌吧?

    连她昨天在录制新歌的时候,都稍微看了一下提词器上的歌词,毕竟不是自己写的,有些地方很容易记错。

    结果路晨这家伙什么都没做,他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把她的新歌给唱出来了?

    而且她昨晚站在门口听了很长一段,路晨唱这首歌时,似乎非常的熟悉,就好像是练了很久的感觉。

    她一开始以为这是路晨的唱功比较好的缘故,但现在一想,唱功再好,也没办法在一个小时内,什么都不做,也什么都没听就能够对别人的歌这么熟悉。

    这路晨有问题!

    至于什么问题,时音还暂时不确定,毕竟小小也很有可能是回忆错了。

    这时,时音对注视着路小小的眼睛,然后对小道:“小小,你希望爸爸妈妈和好吗?”

    听到这话,路小小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高兴的说道:“好啊,好啊!”

    路小小虽然还小,但她依旧看的出来,自己爸爸妈妈的关系并不好,自己妈妈经常数落自己爸爸,似乎自己爸爸做什么都是错的。

    听到他们两个要和好的信息,路小小自然非常高兴。

    这时,时音继续说道:“如果小小想让爸爸妈妈和好的话,那我刚才问的这些问题,你可不能告诉爸爸哦。”

    听安这话,路小小也没有再去想为什么,而是说道:“嗯,妈妈,我知道了,这是我和妈妈之间的秘密。”

    时音笑了笑,然后一边摸小小的头一边说道:“小小真乖!”

    随后,时音和路小小回到了大厅。

    回到大厅后,路晨已经做好了早餐,看到路小小换了衣服,路晨笑着说道:“小小今天这么乖啊,自己就把衣服换好了。”

    路小道:“是妈妈帮我换的。”

    路晨继续问道:“那你和妈妈说谢谢没有?”

    “说了。”路小小奶声奶气的回答说。

    “那好了,咱们吃饭吧。”

    早饭后,时音开着车,将路小小送到了幼儿园,在临走前,她特意说了一句她待会儿要回来。

    等她把路小小送到幼儿园以后,她就立刻开着车,然后回到了别墅,坐在大厅里,拿着个笔记本电脑记录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路晨愣了愣,这家伙今天怎么跑到家里来待着了。

    以往的时音,很少会待在家里,因为工作室里面除了录制歌曲,还有别的工作要做,有时候一些歌手来录制歌曲,还会找时音帮着修谱。

    当然,他倒不是反感时音在家里,只是时音在大厅里面这么坐着,路晨总有一种被监视了的感觉。

    当路晨把衣服洗完后,他来到大厅,笑着对时音说道:“老婆,你今天怎么没去工作室?”

    时音反问道:“我没去工作室碍着你做什么事了吗?”

    路晨笑着回答说:“没有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你以前说过你在家里待在也不开心。”

    时音一边看着电脑界面一边回答说道:“我觉得家里挺好,写歌也安静。”

    看着沙发上那绝美的身姿,路晨叹了口气,然后拿着机器去外面修剪草坪了。

    能看不能动,还真是折磨。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时音发现路晨还没有回来,于是立刻起身,来到二楼,走到阳台上看了一下院子里,发现路晨正在院子里的小亭子里坐着休息。

    她站在二楼看了一会儿,试图看出路晨这家伙的可疑之处,结果看了一会儿,发现路晨这家伙就只是休息,什么也没有做。

    当然,这种事急不得。

    等路晨把家务做完了,再继续观察他。

    这么想以后,时音回到了大厅,继续忙着自己的事。

    快到中午十分时,路晨才收工回来,然后对大厅里的时音说道:“老婆,你今天要吃什么,我给你做。”

    时音淡淡的说道:“随便。”

    随后,路晨去了厨房。

    等路晨去了厨房后没多久,时音又跟着进去看了一下,她站在门口,发现路晨一边忙着烧菜,一边正在看着什么书。

    看到这一幕,时音愣了愣,路晨这家伙,居然这么爱学习!连厨房里面都放着书!

    难道是音乐方面的?

    时音立刻说道:“路晨,你在看什么?”

    听到时音的话后,路晨反应过来,然后淡淡说道:“没看什么。”

    时音露出一脸怀疑的表情,走了进来,然后说道:“给我看看。”

    路晨笑了笑,立刻递给了时音,时音接过去一看,发现居然只是一本菜谱。

    她还以为是跟音乐相关的。

    也许是因为急着想要证明路晨就是晨露,时音都感觉自己有些魔怔了,看什么都怀疑。

    她随后把书还给路晨,然后说道:“的确该研究研究新菜了。”

    路晨这时嬉皮笑脸的说道:“老婆,你以前从来不进厨房,怎么今天舍得跑来厨房了?难不成是一个人在大厅觉得寂寞,想要和我待在一起?”

    听到这话,时音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然后说道:“我只是来看看你饭菜做好了没有。”

    说完,她便转身向厨房外面走去。

    看到她的背影,路晨笑了笑,没有多想。

    中午吃完饭后,路晨把碗洗了,也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来到大厅,然后写着什么东西。

    两人正对着而坐,时音处于好奇,总是忍不住抬头偷看路晨。

    就在她再一次偷瞄路晨时,路晨突然抬头,两人的视线撞到了一起,路晨露出一脸贱贱的笑容。

    被路晨发现后,时音恶狠狠的瞪了路晨两眼,然后继续低头忙着自己的事。

    就这样,两人安静的待了一个下午,等到了快接路小小放学的时间后,时音立刻起身,对路晨说道:“你可以做晚饭了,我去接接小小放学。”

    “好。”

    随后,时音离开了家。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路晨回忆了一下今天时音的一些反常细节,嘴角情不自禁的疯狂上扬。

    看样子,时音已经发现了他给的那把“钥匙”,正在试图求证。

    既然时音想要求证,那就配合她,时音能够看到的东西,肯定是他想要给时音看到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